11/7。【FateZero | 蘭雁】髮


繼續貼舊文拯救更新率,搞定一篇爆字數的稿子但是還不能貼,要等第二篇寫完.....!



 

 

【髮】

 

那是個溫暖的下午,光芒從窗廉透入,在白色的枕頭上灑落金色的斑駁。

 

雁夜是被熱醒的,雖然躺在床上只蓋了一件薄被,但是衣服仍舊被悶出來的汗水濕透。

空調不知道甚麼時候停止了,原本在運轉的電風扇似乎也停止了運作,是跳電嗎?

 

「蘭斯、醒醒......」輕拍著環繞在自己腰上的手臂,雁夜試圖喚醒沉睡的另一名青年。

 

對方發出模糊不清的唔嗯聲,環著的手又抱得更緊了一點。

 

於是雁夜換成去搖晃對方的肩膀。

 

「唔嗯.....雁夜.....這個好吃.......」

 

到底是在做什麼樣的夢啊,白髮青年默默地從內心吐槽著。

沒辦法了,雁夜稍微吸了口氣,低下頭俯到對方耳旁。

 

「蘭斯洛特,起床!」

 

上一秒還在夢裡大吃大喝的騎士迅速地睜開了眼睛,不過大概是剛醒的關係眼神還是有點迷濛。

 

「雁夜。」勾了勾嘴角,蘭斯洛特用沙啞的嗓音問著:「怎麼了嗎?」

 

 

「很悶熱,我想去洗個澡。」不管看幾次還是會被那個笑容電到,雁夜扳開腰上的手,爬下床打開衣櫃。

「噢。」床上的人拉過雁夜剛剛躺過的枕頭,抱著翻了個身繼續躺著。

 

一直到腳步聲踏進浴室、水聲響起後,床上的人才翻身坐了起來,揉了揉眼睛。

然後拿起浴巾跟了進去。

 

**

 

 

腰好痛。

 

坐在床上的雁夜一邊把頭髮擦乾,一邊忍受著腰部的酸痛感。

牆上的時針指示是六點,他們在浴室裡待了三個多小時.....雁夜捂著眼睛,不應該跟蘭斯一起洗的,結果腰現在痠得要命.....

 

腳步聲靠近,他抬起頭,看見頭上披著浴巾的蘭斯洛特走了過來,手裡拿著吹風機。

 

然後溫順地靠著他的腿坐在地板上。

 

「.....腰很痛。」

 

雖然嘴裡小聲地唸著,雁夜還是拿起吹風機,把插頭接上插座。

蘭斯稍稍偏過臉,朝他露出個抱歉的笑容。

 

 

已經不記得什麼時候開始,每次洗完澡,他就會幫蘭斯整理頭髮。

蘭斯的頭髮帶點微捲,漂亮的深紫色頭髮濕漉漉地黏在脖子上,有些地方還打了結--拿著梳子小心翼翼地梳開、

然後用毛巾再擦乾,最後再吹。

 

 

很久以前,他問過蘭斯,為什麼要留長髮。

 

「......回過神來的時候就變這麼長了,不過若是不方便的話,拿把長劍削下來就行。」

 

雖然是令人無言的回答,不過問蘭斯要不要把頭髮剪短時,對方卻搖搖頭。

 

「為什麼不剪?」

「--這是秘密。」

 

 

拿著轟轟作響的吹風機,雁夜握著一絡深紫色髮絲出神。

然後、空氣中傳來燒焦味。

 

「雁夜、會痛......」

「啊啊啊對不起!」

 

慌忙關掉吹風機把裡面燒焦的髮絲給挑出來,雁夜把吹風機放著,看見蘭斯洛特按著頭。

 

「還會痛嗎?」

「其實還好......」

「還是你自己吹.....」正想把吹風機給他,蘭斯洛特卻動也不動。

「沒關係,雁夜幫我整理就好。」

 

......怎麼有種幫大型犬吹毛的感覺啊?

 

重新拿起吹風機的雁夜一邊這樣想著,一邊繼續幫蘭斯整理頭髮。

 

 

 

**

 

 

 

「蘭斯。」聽到懷裡的人發出聲音,蘭斯低下頭。

 

「怎麼了?」

 

 

「你的頭髮,好像又變得更長了......」

 

躺在懷裡半瞇著眼睛的雁夜伸出一隻手,捲著垂落在蘭斯臉側的深紫色髮絲。

拿走對方擱在肚子上的書放好,蘭斯摘掉雁夜臉上滑落的眼鏡,然後握住那隻手。

「是啊,變得更長了呢。」

 

話裡帶著濃濃睡意,雁夜鬆開了手指「......下次幫你綁麻花辮.......」

 

「好。」他笑了笑,看著對方在自己懷裡沉沉睡去。

 

 

--不把頭髮剪掉嗎?

回想起過去雁夜的疑問,蘭斯洛特笑了笑。

 

 

--答案很清楚喔,雁夜。

 

輕輕地將自己的紫髮和雁夜的白色髮絲勾在一起,他輕聲說著,露出微笑。

 

 

 

 

 

 **


翻舊文的時候翻到很多奇怪的東西快笑爛wwwwwwwwwwwwww

霍二蛋同人竟然沒寫完啊結果又跑去重看一遍wwwwwwwwwwww

當初真應該先寫個人物設定才是(?


十一月是個清清冷冷的月份,很乾但是喜歡這樣的季節,只要不下雨就很棒了!



 

 

 


 
评论
© Fliegend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