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F/Z | 蘭雁]攝影師與保鑣(舊坑)

先發舊文,晚上有空就貼萬聖節小段子(古劍版)


*捏造有

*內有Prototype的亞瑟(?)和貝迪威爾

*總之還是坑



=====


【攝影師與保鑣】01

 

 

午後的冬木公園,天氣晴朗。

微風拂過樹梢發出細微的沙沙聲,幾隻鳥兒停在枝頭細聲鳴叫,公園的遊樂設施傳出兩三個孩子的笑聲,帶著狗兒散步的年輕人與帶著孩子來公園玩的主婦正在交談,在小徑上來回奔跑、追逐嬉戲的孩子們洋溢著天真無邪的笑容。

 

 

「啊、對不起!」一個棕髮孩子在奔跑時不小心撞到了站在草地旁的黑髮青年,隨即乖巧地道歉。

「沒關係的。」黑髮青年笑了笑,目送著孩子離開後,將掛在脖子上的相機舉起來檢查「應該沒有撞到吧......」

正在檢查的時候,從黑髮青年的口袋裡傳來幾聲悶悶的嗡嗡聲,青年放下相機,掏出口袋裡的手機「喂?」

「雁夜嗎?我是葵。」電話另一頭傳來女性溫柔的嗓音,還有孩子笑鬧的聲音。

「啊,葵,怎麼了嗎?」

「是這樣的,遠坂先生剛剛來電說他已經到機場了,希望跟我在冬木凱悅酒店會合,有重要的外國使節來訪所以必須出席宴會,」女性的聲音帶著歉意「應該沒辦法帶著小凜過去找你了,不好意思.....」

「沒關係的!葵就先去吧,拍照的事情就改天再談!」青年用爽朗的聲音說著,只是臉上的表情和爽朗的聲音不太相符,換成一種有點沮桑的表情「下次我會帶禮物給小凜的。」

「那怎麼可以,每次都要你帶禮物給她,凜會被寵壞的。」女性的聲音裡帶了幾分不好意思,同時青年可以聽到女性背後傳來的小女孩聲音「媽媽,是雁夜叔叔嗎?」

「幫我轉告小凜,叔叔下次再跟她一起玩喔。」

「嗯、那麼就不好意思了,雁夜。」

 

 

掛斷手機,黑髮的青年發出了短短的嘆息,沮喪地走向一旁的長椅頹著肩膀坐下。

間桐雁夜,居住在冬木市的攝影師,目前正面臨工作窘境的27歲--熱愛攝影的他在大學畢業後選擇了成為攝影師,在旅遊的同時順便寫點小文章賣給雜誌出版社賺取稿費,並且在旅遊的同時拍攝風景照--這些受歡迎的照片在市面上賣的還不錯,尤其是前一陣子拍攝的櫻花相片,幾乎是被人購買一空--但是最近出版社的編輯找了他來約談。

「間桐先生,您的風景照拍得很好。」坐在露天咖啡座的遮陽傘下,那位帶著金邊眼鏡,將頭髮梳的一絲不苟的編輯先生對他說著「但是您是否可以多拍一點新照片?」

「啊、那個....拍人像並不是我擅長的部分。」稍微沾了口苦苦的咖啡,雁夜將杯子放下,有點為難地看著眼前的編輯「我擅長的是風景照。」

「正是如此,但是光拍風景照的話這樣你的出路也會顯得狹隘,」對方拿起了杯子「況且像您一樣擅長拍風景照的攝影師也不少,這樣下去您總有一天會被其餘新秀攝影師擠下。」

「事實上前幾天的會議裡,編輯們正在討論是否要將您與新應徵的那名攝影師雨生先生替換,雨生先生是擅長藝術方面,他自己所創作並拍攝的一系列藝術照片在我們的藝術雜誌部門引起很大的迴響。」

「但那不是藝術部門嗎.....?」雁夜問著,沒有注意到自己捏緊了手裡的杯子。

「公司目前沒有缺額聘請新攝影師,所以正在討論替換掉一些舊的攝影師,間桐先生您也是名單上的一員,只是在經過爭論後我們討論出一個方案。」編輯推了推滑下來的眼鏡「一個月的時間,給這些名單上的攝影師一些機會,看他們能不能給我們一些新的照片和報導。」

「大部分攝影師都還不知道這件事情,間桐先生從大學的時候就開始投稿,所以才特地私下告知您。」臨走之前對方鼓勵地拍拍他的肩膀「加油啊。」

 

於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雁夜求助於兒時玩伴,現在已經成為遠坂家女主人的葵,請她帶著女兒凜來當一下午的模特兒,卻因為遠坂家的事情而取消了。

重新抬起頭,雁夜望著公園裡遊玩的孩子們,思索著是否詢問這些孩子讓他們當自己的模特兒,然後拿起相機測光--喀擦、喀擦、喀擦。

凝視著單眼相機裡的公園影像,雁夜搖了搖頭,大概是因為心煩的關係連今天的照片看起來都不太對勁。

還是先回家好了。

 

 

走到公園門口,雁夜被一輛停在路邊的車子吸引住了目光,那是輛平常不會出現在冬木市街道上的豪華轎車,還是加長型的--看來應該是哪裡來的大富豪吧,不過為什麼停在公園的路邊呢?

 

然後他的肩膀被人輕輕拍了下。

雁夜轉頭,看見一名穿著西裝的高大男子就站在自己身後,暗藍色的眼睛像是月光下的湖面般幽靜,挺拔的鼻樑和形狀美好的唇線、略顯削瘦的臉頰和掛在眼睛下方的一點點黑眼圈,垂落在頸後的捲曲紫羅蘭色長髮紮成了一束馬尾,只有幾絡較長的髮絲垂在臉側和額頭--路過的主婦偷偷地瞧了這個高大的外國男子兩眼,臉色立刻緋紅。

被一個帥成這樣的外國男性俯視,雁夜的臉可疑地變紅了。

「.....呃,有什麼事情嗎?」

男性沒有答話,只是靜靜地注視著他。

「聽不懂日文嗎?呃.....Hello?」雁夜感覺有點手忙腳亂,雖然自己的英文成績還不錯但是那已經是高中時期的事情了--除了幾句旅遊用英文他幾乎都忘的差不多,更遑論與人交談。

然後他看到男子將手伸進懷裡,翻找了一會後掏出一張相片。

照片裡是穿著西裝、有著金髮碧眼的少女,以及白髮紅眼、有著像洋娃娃般美貌的女性。

「啊.....找人嗎?不好意思我沒看到她們。」雁夜說著,同時搖了搖頭。

男性把照片收起,同時從後面傳來了聲音,雁夜越過紫髮外國人的肩膀,看到有個金髮、個子和紫髮外國人差不多高的男性跑過來。

兩個外國人用英語交談一陣後,金髮年輕人對著雁夜笑了笑,然後用不太熟練的日文說著:「不好意思,這兩位是還蠻重要的對象,如果有看到的話請告訴我們。」同時遞上了一張紙。

雁夜接過那張紙,上面有著一排電話號碼以及一個名字,Arther,他念著。

「我是亞瑟,這位是蘭斯洛特。」金髮青年介紹了自己和旁邊那位有著憂鬱容貌的同伴「蘭斯不會說日文,嚇到你的話抱歉。」

「啊,不會。」將紙條收到口袋裡,雁夜笑了笑。

「那麼我們還有事情要忙,就先告辭了。」

兩個外國人坐進了車裡,開車的是名有著溫柔氣質、將銀白色長髮紮成髮辨的男性,對著雁夜禮貌地點點頭後車子就揚長而去。

 

雁夜看著車子離去的方向,正當他想往住處的方向前進時,放在口袋裡的手機卻又開始嗡嗡作響。

看著來電號碼,雁夜的眉頭皺了起來,這是他一直都不願意撥打的號碼--

一直到走到家裡,雁夜才把手機翻出來聽留言。

「雁夜,我是鶴野,我知道你不願意接電話,但是老頭子要你回來一趟,說是有事情,以及晚上在冬木凱悅酒店舉辦的迎賓宴會由你出席,若是不出席的話.......他說你知道會怎麼樣。」

聽完手機留言的雁夜沉默了一陣,隨後是手機被重重地摔在磁磚地板上的聲音。

 

 

 

 

**

 

 

黑色加長型轎車行駛過冬木市的街道。

「所以呢,現在公主殿下和阿爾托莉亞一起消失在這個城市裡了,我們要怎麼坐?」坐在車內黑色沙發椅上的金髮男性開口,一邊一口吞掉手裡剩下的半截POCKY棒一邊問著「晚宴七點準時開始,在六點前我們必須要找到他們,不然事情就大條了。」

「高文和迪爾穆德已經先和伊莉雅小姐一起到飯店了,舞彌正在運用情報網調查他們可能會去的地方。」正在開車的白髮男性開口「亞瑟,你有沒有推測過你妹妹會去哪些地方?」

「有可能是甜點店,但是燒肉店也不無可能......」亞瑟摸著下巴,俊美的臉上是沉思的神情「蘭斯,你覺得呢?」

坐在一旁用觸控式手機翻閱著行程的蘭斯洛特沒抬頭「大概會去燒肉店,但是如果身邊跟隨著公主的話,甜點店的機率比較高。」

「問題是,冬木市絕對不只一家甜點店。」輕輕地敲著剛掛上的耳塞式耳機,亞瑟說著「再加上公主第一次來日本,絕對會拉著阿爾托莉亞去逛百貨公司之類的地方。」他那個古板的妹妹不喜歡裙子,而愛麗絲菲爾公主早就想幫她換裝,這次來日本抓到機會一定會善用這個空檔拖著阿爾托莉亞去換裝。

 

「若是阿爾托莉亞穿上晚禮服出席宴會的話,應該也會有很多人驚艷吧。」

「貝迪威爾你才是最想看的那個吧。」亞瑟說著,正要打開汽水罐時,無線耳機傳來了聲音「.....這裡是S01,請S02回答,Over。」

亞瑟輕輕敲了下耳機,拿起掛在領帶上偽裝成領帶夾的麥克風「S02收到,舞彌小姐,調查的如何?」

「已經找到公主殿下和S04,目前正在冬木百貨內的五樓選購衣物,我就在他們附近,預計一小時後離開冬木百貨,於O5OO抵達冬木凱悅飯店換裝。」

「收到,Over。」

 

放下領帶夾,亞瑟對前座開車的貝迪威爾問著「預計多久會到冬木凱悅?」

「再10分鐘就到了。」

「在冬木市的預計行程是四天,第一天晚上O七OO於冬木凱悅參加迎賓晚宴。」蘭斯洛特把目光自手機上移開,開始報告行程「次日於飯店內召開會議,預計O九OO會議開始,下午O四OO會議結束後,晚間在遠坂家私人的郵輪上享用晚餐。第三天早上一OOO召開記者會,預計一二OO結束,午餐後至冬木電視台參與一小時錄影訪談,晚上O八OO與遠坂家簽訂協議。第四天早上參觀冬木市觀光景點,於O六OO搭乘飛機回到英國。」

 

「另外衛宮切嗣先生已經於早上O六OO抵達冬木市,預計於晚宴會合。」

報告著剛從手機裡收到的最新訊息,蘭斯洛特將手機關機,看著眼前正在拆洋芋片的亞瑟

「.....那是我的辣味洋芋片。」

「我的那包被高文吃掉了。」

「......我還沒跟你算你說我不會講日文的帳。」

「你已經嚇到對方了啊蘭斯,看對方像個小動物看著你的那表情我就想笑。」

「兩位,別忘記現在還在任務執行中」貝迪威爾提醒著身後兩個正在抬槓的同伴,同時轉動方向盤拐進了左邊的道路「還有我們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也別忘了。」

「知道啦」「知道」亞瑟和蘭斯回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兩位,目的地到囉。」

 

 

將車子交給了酒店的侍應生,三個人拿起墨鏡戴在臉上,走進了冬木凱悅的飯店大廳。

才一走進大廳就有個小小的紫色身影撲上來「亞瑟!」

「伊莉雅小姐。」蹲下並執起小女孩的小手輕輕一吻,亞瑟藏在墨鏡後面的澄藍色眼睛露出溫柔的神色「您怎麼還沒進房間休息?」

「媽媽不在。」名為伊莉雅的少女回答著,精緻小臉上的表情是嘟著嘴的「沒有人陪我玩。」

「高文和迪爾穆德呢?」

「高文去找飯店人員接洽了,迪爾好像去避難。」

聽到這番話的三名男性都露出了同情的神色「.....他忘記戴墨鏡了嗎。」

「不是喔,原本他們兩個跟著我一起走進飯店,高文去跟飯店人員接洽後他不小心跌倒,然後墨鏡摔碎了,還不小心壓倒一名老太太,正對上他臉的老太太就這樣暈倒了。」伊莉雅說著「接著他就逃難去了。」

「......真不愧是幸運E.......」三位保鑣同時在內心為同伴默哀。

 

「貝迪威爾,你陪伊莉雅小姐上樓吧,我和蘭斯去找高文。」

貝迪威爾點點頭,一手牽著伊莉雅另一手提著伊莉雅的皮箱往電梯的方向走去。

 

 

 

=====


其實個人很喜歡這篇,但依舊是坑(被拖出去

惰性先生發作的挺即時的ry

還有一篇半妖就沒稿子貼了不知道要不要貼原創......


 
评论
© Fliegend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