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9。[Fate/Zero:蘭雁]怪奇小說家的日常、楔子

發現F/Z的資料夾裡有很多坑.....!簡直月球表面ry

總之就先拿出來拯救一下更新率(?????


**


怪奇小說家的日常、楔子




炎炎烈日下,一個棕髮年輕人站在某棟宅子的玄關前面敲門。


「間桐老師、間桐老師,請問在家嗎--?我是來拿稿子的--」

一邊擦拭著流不停的汗,年輕人推了推不斷滑落的眼鏡,略顯圓潤的臉上有些困惑。

他是編輯部的新人,大概一星期前才剛上任--因為負責文稿的編輯病了,所以今天他代替原本要來取稿件的編輯領取準備在明天刊出的短篇小說,壓抑著興奮的心情,年輕編輯再次敲了敲略顯老舊的木門,緊張地等待的同時也悄悄地打量著四周的環境。


略顯雜亂的庭院、老舊的房子--但是住在這裡的是他最喜歡的怪奇小說作家間桐先生,雖然並不是很有名氣,但是在報紙上連載的短篇小說卻有著一定的好評和支持,尤其是最近連載的長篇小說妖異綺譚(關於人與妖的戀愛故事)雖然上個月才結束連載,但卻受到多方好評,尤其是女性客群的支持度頗為熱烈,連他在看的時候也深深地受到感動。


所以這次編輯部派他出來領取這個星期即將開始連載的新稿件,他簡直是樂不可支到想跳舞--只是這樣的情緒都隱藏在心裡,他推了推再度滑落的眼鏡,開始納悶著怎麼沒人出來開門。


「吱呀----」

正當他在納悶的同時,老舊的木拉門發出一種刺耳的聲音被推開,一個穿著和服的紫髮小女孩站在陰影裡,抬頭望著他。


「啊、請問間桐老師在嗎,我是來拿稿子的......」

大概是間桐老師的女兒吧,長的真可愛。年輕編輯一邊想著一邊說明來意。

小女孩只是歪了歪頭,然後就跑了進去。

「欸、啊、啊咧咧咧.....!?」

他愣在門口,這意思是代表他可以進去了嗎?

年輕編輯小心翼翼地踏入門口,一邊喊著「打擾了」然後規規矩矩地脫鞋進入屋子,踏上滿是灰塵的木頭地板。

紫髮小女孩站在走廊的盡頭看著他,年輕編輯想著這年頭的小孩跑得真快,於是對著她打了招呼:「請問、你是間桐老師的女兒嗎,我有事情想--﹞話還沒說完,他就看到了驚人的景象。


那名小女孩化作一股青煙,消失了。

整棟房子靜謐到彷彿無人存在。


年輕編輯察覺到自己開始發抖。

但是工作還是要做的,所以他鼓起最大的勇氣,一邊安慰著自己對方只是跑太快一邊舉步前進,走到小女孩消失的地方。

地上積了很多灰塵,但是完全沒有跑步的痕跡--連個足印都沒有。

他突然覺得有點冷。


感覺到有視線盯著自己,他往右一看,發現小女孩就站在那裡盯著他--下半身被一團青煙裹著。

女孩的臉上面無表情,毫無光彩的眼神就這樣看著他,讓他渾身都冷了起來。

年輕編輯慢慢地退後、退後、再退後。


然後傳來撞擊的聲音。

他感覺到自己背後撞到了某種堅硬的物體,不過與其說是牆壁或櫃子之類倒不如說是人--慢慢地轉過頭,一個高大的人影就站在自己後面。

「間、間桐老師嗎?不好意思我是來.....」以為碰到救星的他抬頭一看,頓時把話硬生生地吞了下去。


最先映入眼簾的是高大的身形、和紫羅蘭色的髮--高大的男人以一種陰鬱的眼神看著比自己矮了許多的年輕編輯,闇紫色的眼睛裡倒映著對方的臉,但是原本應該平坦的額頭上卻多出兩支小角,像是原本就存在於那裡,頭側更是生出兩支巨大的黑色利角,略薄的嘴唇抿成憂鬱的線條看著驚嚇的年輕編輯,然後露出尖銳的牙齒。


「哇啊啊啊啊啊啊!」


想也不想,年輕編輯拔腿就跑,也不管正前方的女孩幽靈就這樣一路逃跑,咚咚咚地衝上二樓,隨便找了間房用力拉開門躲起來,縮在角落閉上眼睛摀住耳朵發抖。


然後他感覺到有人碰觸他的手,那是冰涼的觸感。

他慢慢抬起頭,看到一雙在黑暗中發光的眼睛--不過有一隻眼睛呈現白濁色,一張臉孔從燭光裡浮現出來,佈滿了傷疤的那張臉微笑地看著他,似乎說了些什麼。


但是他並不知道。


白髮的男人看著眼前昏過去的年輕編輯嘆了口氣,推開拉門對站在外面的高大紫髮男人訓話。

「你們一定要嚇來家裡拿稿子的編輯嗎!」

站在紫髮男性身旁的小女孩拉了拉白髮男人的袖子『他不是編輯。』

「他是代替我的責編來取稿子的,唉真是.....這下回去又會傳出奇怪的傳聞.....」

扶著額頭,怪奇小說家間桐雁夜嘆了口氣。

「這下又得搬家了。」


事後醒過來的年輕編輯懷裡多了封信,身邊還多了個裝著點心的小荷葉包和裝著文稿的大信封袋。

不過經過這次經驗後他有好一陣子都不敢去作者們的家裡了。



**



蘭雁架空設定!大正浪漫時期的怪奇小說家和他身邊一鬼一幽靈的故事!

印象中類似這樣的設定還有兩篇有空就來貼貼w

通常坑都是設定寫好了但是都沒有接著寫.....!(簡直找打



 
评论
© Fliegend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