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Zero】十二國設定→召國小片段

十二國設定召國篇(Caster組),龍之介&貞德&元帥的場合。

--


她曾經是如此美麗,如同在荒涼破舊、充滿殘壁斷垣的國土之上,綻放著強大生命力的花朵。


「你就是召麒?」金色頭髮的女子站在那裡,縱使身上的衣服破舊,仍然無法掩去麒麟眼中的、輝煌的金色王氣。

「不用擔心,我會帶領這個國家,走向繁榮。」

少女朝微微顫抖著的他伸出了手,她的手心非常溫暖。

而召麒也正是那一刻,見到了他心目中的神,正是少女燦爛的笑容和不容忽視的王者之氣,扶持著他。


為了敬愛的主上,他忍受著血腥的氣味,隨著主上深入動亂之中,片刻不離。


「召麒,南方動亂,我必須過去。」少女走過來,手上拿著一方帕子,替動彈不得的他擦掉了臉上濺到的一小滴血。


「主上,請讓我隨行!」

「不行,召麒。」少女示意,於是他半蹲下來,讓比他矮上許多的王細心地替他整好衣領「中央太久沒有人了,你必須回去。」

「但南方諸將皆反對您的上位......」

「那我也只能去說服他們了不是嗎?」少女拍了拍他的衣領「有天帝的護佑,我不會出事的!」


出發前,少女騎在馬上,向他揮了揮手「我會回來!」

他把身邊最優秀的使役都派了出去,隨侍在王側。


但是一個月後,某天半夜他正在獨自替王處裡堆積許久的政務,心口卻一陣劇烈疼痛。

「王......?」


拚死逃回來只剩一口氣的使役報告,王遭到南方諸將暗算,活擒後燒死於木台。


而後他趕到南方,在火台前的廢墟裡找到了沒燒著的殘缺手帕。

黑色的炭、黑色的血、染灰了曾經潔白如雪的帕子。


他從此返回王都深宮,閉門不出。

直到感覺到了王氣,他順著王氣而去,卻聞到濃厚的血味。


站在茅草屋陰暗角落的紫衣少年,手裡支解著人的骨頭,臉上濺滿血污,笑容卻很歡欣。

「你是麒麟?不是最應該怕血嗎?怎麼會來?」


努力強撐的召麒跪到了少年腳邊。

「哦?我是王嗎?」少年挑挑眉毛「感覺好有趣~~」


帶著少年回到王都,接受諸臣參拜。

然後,召國的噩夢重此開始,每日都有人失蹤,不論是城中百姓或是宮人。


而在宮院的一角,紫衣少年褪下華服華冠,愉快地支解著那些召麒的使役替他抓來的人類。


「哈哈哈哈!」


某次召麒終於忍不住,在王的面前吐了出來,而少年只是笑了笑,將沾滿血腥的手往他臉上一抹。

「很溫暖吧?」

「主.....上......」


「都說麒麟最怕血,但是你卻沒有制止我的行為,」少年蹲在他面前,笑容肆無忌憚,和她溫暖光輝的笑容不同,卻都有著純真之感「為什麼?」


召麒沒有說話,只是轉了轉眼珠,太濃的血腥味讓他把胃裡的東西全吐了出來。

「因為你恨那些人嗎?」


那些人反對他選擇的王。

那些人殺了她。

那些叛徒殺了全心全意給出信任的王。


所以這個國家必須陪葬。


握住王伸過來的,充滿血腥的手,召麒笑了,一開始是低低的笑聲,最後轉成尖利而高亢的聲音。


是啊,有何不可,就讓他選擇的王,與他一起為這個殺了她的國家畫下句點!


--


其實很喜歡這組的設定,之後來補補這段吧,貞德一直是我很喜歡的角色~

然後狂麒組在妹妹家等他貼(欸

 
评论(2)
© Fliegend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