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毒】凋骨‧序

服用前請詳閱以下注意事項:


1.8月底劍三翁哩新刊,目前預計與前幾本一樣試閱都是放到第五章

2.主CP唐毒,副CP策咩,主角人物是前一本唐毒本的師傅,

 但是因為作者吃書所以設定改了。(立刻被圍毆)

3.TAG請注意:雙性毒/渣砲/有強制場面,看到這邊就不行的請立刻離

 開,作者是個水晶心肝玻璃人很脆弱(玻璃心.gif

4.沒有問題的話就往下看吧




******


序章 巡夜

 

皎潔月色將沉睡的樹林鍍上一層銀白,細細蟲鳴在草叢中交織奏響,。

漆黑的雲隨著逐漸強勁的風緩慢地湧上蠶食潔白的月,不一會原先的銀白便被重重陰影遮掩,蟲鳴聲漸漸減弱,最後一聲微弱的蟲鳴響過後整片林子便僅剩風劃過樹枝發出的沙沙聲。

 

重重樹影隨風搖晃,宛若群妖在烏雲遮蔽之下跳起歡慶的舞蹈。

強勁的風漸漸停歇,但濃雲依舊遮蔽著不肯使月娘露出面容,整片樹林壟罩在濃墨似的黑暗中。

 

一點微弱的金色光芒自黑暗中亮起,一、二、四──點點螢火自黑暗中浮現,微弱的光芒在幽暗的樹林間閃爍,稀稀落落地往樹林的更深處飛舞而去。

 

叮鈴--

 

一聲清脆鈴響碎開靜寂的樹林,。

斑駁螢光飛舞的終點是一片樹林包圍的泥沼,螢火幽微閃爍宛若森羅鬼火,而在那泥沼裡有數十個人類模樣的黑影,腐敗腥臭的味道在空氣中發散開來。

螢火或飛或停,微弱的亮光照亮那些「人形」身上的部分痕跡──碎可見骨的皮膚和空洞的眼窩,他們是塔納。

 

叮鈴--

 

鈴聲再次響起,螢火蟲忽地散開,而在此時月娘終於掙脫烏雲的懷抱,露出半張面容,映清了泥沼中的情景。

那泥沼中間埋了半截粗壯的枯木,周遭的塔納恍若靜止的石塊,螢火閃爍著那些殘破不堪的面容,細聽似乎還能聽得一些竊竊私語的聲響。

而在那枯木上立著一名紫衣青年,赤裸的足佇立於枯木之上,足踝上的銀環映著月色閃閃發亮。

青年右手扶著一面小巧的鼓,鼓身的側面綁著一排小巧的銀鈴,左手則持著一隻小巧鼓槌,鼓面上繪製著奇異的圖紋,精緻的面容雙眼靜靜地閉著,幾乎可說是裸露的穿著在這春日的夜裡卻不畏冷,身體隨著呼吸微微晃動著。

 

突然,青年動了

睜開的眼在宛如在潔白月光滴入一滴豐醇的蜜,醉人的琥珀色眼眸專注地凝視著前方。

 

咚!手中鼓槌敲擊獸皮製成的鼓面,拖曳於背後的黑色長髮隨著動作在半空劃出優雅弧度,螢火在青年身周迴旋飛舞,青年有節奏地用鼓槌敲擊數下,而那周遭的塔納卻像是活過來的石像一般,開始緩緩地擺動肢體。

青年又重敲了鼓面三下,將鼓槌收回腰間,然後將鼓向上一拋。

鈴──鼓發出清脆鈴響,而在鼓被拋到空中最高處的剎那,所有塔納就像是訓練有素般同時抬起頭,不論是空洞的眼窩,或是腐爛流膿的眼珠,都準確地朝向了鼓的方向。

而在月光下那鼓面的花紋才終於清晰起來,兩隻半人半蛇的男女尾部交纏手掌貼合於鼓面之上,鼓落到青年手上的瞬間原本聚攏的螢火再次飛散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亮眼的紫──數十隻大小各異的蝴蝶繞著青年徘徊飛舞,蝶翼撲扇著落下細碎鱗粉。

將鼓別回腰間,青年手中換成一把銀笛,豐潤的唇湊上吹奏起詭異的旋律。

銀笛的聲響細長而悠遠,青年的身周紫蝶飛舞,纖長的腿隨著旋律吹奏舞動,紫色的布料隨風翻飛。

周遭開始泛起淺淺的乳白色霧氣,而那些塔納開始發出聲音並緩慢地移動身體,若是細聽竟能發現這些不成調的破碎聲響是順著這怪異旋律,恍若青年正在帶領著這些塔納一同吟唱。

在吹奏完最後一個音後,青年便自枯木一躍而下,赤裸足踝在要碰到汙泥的剎那卻巧妙地避過,安穩地落在了泥沼的另一端。

青年將笛別回腰間,再次拿出小巧的鼓,這次不用鼓槌改以手掌拍擊。

在泥沼中的塔納開始緩慢地往青年的方向移動,一隻隻腐敗的腳踩著軟爛濕泥踏出泥沼,細碎的嗡嗡聲響在塔納之間蔓延。青年卻不見畏懼神色,手中的鼓依舊有節奏地緩緩拍擊。

 

咚 咚 咚 咚 ......

 

塔納們穿過青年,沿著林中小徑緩慢地拖著腳步前行,而青年則放慢了速度,跟在塔納們旁邊,手中的鼓聲並未停歇。

塔納們的前方,一隻泛著紫光的蝴蝶在空中劃出優雅的弧度飛舞,像是引魂燈一般引導著塔納們前行

細碎的聲響終是匯聚成破碎的旋律,塔納們搖搖晃晃地吟唱著破碎的旋律,跟著紫色的光芒前進。

螢光細碎地在塔納的隊伍中飛行,而在數十隻塔納的行進隊伍中,青年微微側過好看的頸項,目光朝向身後樹林,琥珀色的眼眸流露出一絲哀傷,唇微微張開似是要出聲,最終卻又闔上。

月光映著青年的臉,額上鮮紅刺青鍍著銀白月色,本是張極俊的臉卻因為那刺青生生地添上了一抹艷色。

 

塔納們搖搖晃晃地消失在樹林的深處,螢火也逐漸散落消失,青年終究是轉回身,頭也不回地朝著塔納們消失的方向追去,最後一聲鼓聲響起時,青年的身影也同時消失在幽暗樹林的深處。

 

咚!

 




 
评论
热度(7)
© Fliegend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