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杏默】金光聖杯戰爭-2

閱讀注意:

1.做指甲快睡著,回過神就腦了第二段,謝謝昨天一起腦洞的朝朝♡

2.一樣是段子,總之就是想到什麼寫什麼,人物職階除了教授都沒有認真考慮是誰,帝鬼日常被懟,私心讓樓主出場刷存在

3.一樣不能接受請自行離開

______

冥醫杏花君,性別男,單身二十七年的他現在面臨著人生中的艱難抉擇。
面前年紀與他相仿的青年已經解開原本整齊盤起的髮絲,淺綠色長髮垂落在身後,身上是他的T恤和棉褲,平靜宛若深潭的眼睛注視著他。
杏花君承認他喜歡這樣的默蒼離,對方身上那股淡漠的氣息本該是招人反感的,但杏花君卻覺得這樣才是對方該有的模樣,當然,如果地點不是在這麼尷尬的地方就好了。
一小時前——

剛結束...

【默杏默】金光聖杯戰爭

小段子

※默杏默無差

※聖杯戰爭的設定,就是個很歪的腦洞,不喜歡可以關掉

※腦洞設定補充在後面

________

杏花君從醫院下班回家打開門,就看到一抹淡綠色的影子窩在陽台旁。

昨夜撿回來的青年身上穿著杏花放在櫥櫃裡的上衣和棉褲,自顧自地在那張杏花君最喜歡的藍色沙發椅上擦著鏡子。

這傢伙好像也太自動自發竟然直接拿了他的衣服穿,杏花雖然內心這樣吐嘈著但還是走過去。

「呃,你要吃點東西嗎,我買了--」

「不用。」

在杏花才剛舉起手裡的袋子時就被對方淡淡地拒絕,杏花君摸摸鼻子,好吧反正布丁冰著明天還能吃,又看對方自顧自地低頭擦鏡子,只好自己回到廚房去準備晚餐。

杏花不知道的,對...

【任劍】睡午覺


注意:

1.還是ABO梗
2.但是沒有肉

****
劍無極放學的時候就看到酆都月在大門口不遠處的樹下等他。

酆都月沉默地把他送到郊外宅子的門口後就開著賓士走了,根據劍無極在路上聽到的電話內容,應該是要出席參加新的動土典禮還甚麼來著。

任飄渺一向很忙,但他若是派人來,劍無極就不得不去--硬著頭皮走進房門就看到任飄渺坐在另一邊的書桌,漫不經心地翻著一本書。

劍無極把書包扔到一旁,正想像之前一樣攤到懶骨頭裡就聽到任飄渺的嗓音:「過來。」

任飄渺又想幹什麼?劍無極內心碎碎念卻還是慢慢地踏過柔軟的地毯,走到任飄渺面前。

「轉過去。」

喀擦,清脆的聲音響起,劍無極感覺到脖子被什麼東西束著,抬起...

【置頂】簡介和連結

似乎可以置頂了就寫一下:


暱稱藍刃,也可以叫藍千

目前幾乎沒啥地雷,有禮貌最重要。

主寫手,偶爾塗鴉,出沒基本上都是噗浪,LF用來扔段子和刷糧食。

興致來會飆一下高速過山車,曾是個老司機現在只是退休司機(


【坑】

霹靂/金光/FGO/劍三

霹靂:九皇座末期~皇龍記末期,吞雪/吞宵/缺羽/燕羽/襲蓮/襲善/雙橋

金光:補劇中,主推任溫劍、默杏默,其他繼續補劇中

FGO:日服,主推圓桌+閃恩&音樂家組&印度兄弟

劍三:台服,天策中心+純陽中心+唐毒

【放給自己用的備份】

石墨文檔:https://shimo.im/

Evernote:https:/...

忙完抽空摸個魚,想看任劍一起睡覺
晚安✩

【任劍】初遇

**一樣寫在前面**

※任劍/ABO/現趴,和之前的ABO算同系列,名字是暫時的
※想看他們穿西裝就寫了
※快樂自耕小農今天也在社畜的空隙努力作死

****

說實在劍無極也沒想到性別分化後自己會是個Omega——雖然天天和銀燕吹自己會是Alpha,但實際分化結果出來時劍無極看著那張驗出結果的紙,覺得像是被重重賞了兩巴掌。
然後就是在還珠樓的宴席,他被宮本老師和赤羽老師與其他人一同帶去參加研討會,甫覺醒分化性別的他對會場的氣味太過敏感,只得戴著口罩還帶著抑制噴劑藥物,看起來宛如重感冒一樣。
弟弟始好心的替在角落的他拿來飲料點心,宮本老師也囑咐他若不舒服可提早離開,但劍無極不想錯過下午宮本老師的發表...

【任劍】寫作業


*是的又是段子,假日加班兩天沒追劇的社畜傷不起
*高中生劍劍和老任
寫完才發現樓主可能犯罪(咦)算了自己的腿肉還好吃ㄛ(咬咬
所以我TAG到底要打溫劍還是任劍來著....

又是個在任飄渺住處寫作業的午後。

劍無極成績不算好,大概在中下程度,因此也是課後留校成員之一,這天沒留純粹是任飄渺叫酆都月給赤羽帶了口信,赤羽雖沒留他,但是開出的重點作業是之前的一倍多,劍無極面對著同年級資優生雨音霜和學長神田京一幫忙整理的重點數學筆記,成串公式讓他些微頭疼。

於是劍無極拿起手機拍了一頁數學例題,發了個訊息。

劍無極:「嘿笨牛,這個你知道怎麼解嗎。」

劍無極:「(照片)」

五分鐘後手機叮咚跳出訊息,劍無...

【任劍】是個暫時沒有名字的ABO段子

閱讀前提醒

*TAG:任劍/現代/ABO,雷者請自避

*開車前就被睡意強制剎車手機砸臉失去意識,大概很OOC

*後面還沒寫完總之卡個位,剩下內容都在我腦海裡開完ㄌ(?

*大概會分個五篇寫完


滴答、滴答。

一滴、兩滴,接著便是大雨傾盆--劍無極躺在地上,任由冰冷的雨滴自臉上流淌,緩緩地閉上眼睛。

方才惡戰一場早已累得沒了力氣,制服上到處都是血跡--有自己的,也有對方的,凹痕累累的金屬球棒自手上鬆脫,發出響亮的碰撞聲骨碌碌地往一旁的水溝滾去,很快地雨就濕透了衣服,在劍無極身周形成了一個淺淺水坑。

腦海裡有個聲音告訴劍無極應該要起來,離開現場,回家洗個澡當作沒事發生過。

喀噠、...

© Fliegende。|Powered by LOFTER